Mamamamamatsujun

今夜のお月様は、綺麗だなあ。
でも、私には いつも 遠すぎ。

旧欢如梦

夜会

 

“接下来看看观众朋友的来信。”樱井翔西装笔挺,一如往常地过流程。

“这位朋友的提问是这样的:松本润来夜会时有吉桑说松本和樱井翔不和,但是以前松本润公开说过,诶?这是?”樱井翔停了下来,看了看为宣传新剧再次成为嘉宾的松本润,对方也皱起眉头,嘴角却悄悄地上扬了一下,又马上抿起嘴唇,移开目光。

“樱井桑,怎么不读了?放松事故?”有吉又露出有深意的笑容。

“没有没有”,樱井摆摆手,“最近有点感冒嗓子不太好,咳咳,但是以前松本润公开说过,「我亲爱的翔君」「翔君我是不会让的」「我是翔君的头号粉丝」等,对此想听听大家的想法。”樱井读完了望了望天,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场面一时尴尬。

有吉忍不住了:“这什么情况?你们两个当事人的想法呢?提问者说想听哪~”

“不是不是”,樱井又开始摆手,“提问的人是在问有吉桑呢~”

“是吗?我看不对啊,樱井桑和松本桑绝对是不和的啊,节目开始前看都不看对方的,虽说是一个团的,也不站一起,这位观众是在乱说吧?是吧,松本桑?”有吉挑完事后把话头传给了松本润。

突然被叫到,松本润吓得赶紧坐的笔直:“我和樱井桑绝对没有不和啊,有吉桑对此误解很深吧,但是这位观众说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啊···”

“那樱井桑呢?”有吉转脸看着似乎在走神的樱井翔。“樱井桑?”

“诶?什么?”樱井看似完全游离在状况外。

有吉知道是套不出什么话了,“又在想晚餐的事?”

观众哈哈大笑,这个话题算是过去了。

 

夜会录制结束后,嘉宾们先回了乐屋,两个主持人留下与导演商量了下节目的制作剪辑和下次录制提前要交代的事。等樱井翔回到乐屋换衣服,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换好衣服刚出门,就看见靠在门边的松本润。

“等我?”樱井翔笑着问道。

松本抬起头,目光对上樱井翔的笑眼,又马上挪开:“没等你,就是想蹭饭吃。”

从请客王口中说出这句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没问题,走,带你去吃我新发现的一家荞麦面馆,超绝好吃。”樱井翔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向门口走去。

 

上车后,两人随口聊了些小事,像是最近和谁喝酒了,看了谁的书啊之类的,可最后话题还是回到了刚结束的夜会录制上。

“其实,你都记得吧?那些话。”樱井翔看似不经心地问道。

松本润翘起嘴角,轻笑:“当然记得了,在粉丝们做的视频里看过无数遍了。十几岁的时候,真好啊···”

樱井翔哈哈笑了会,开玩笑地问:“难道你也是传说中的翔润党?”

松本润摸摸耳朵,翻了下白眼:“说什么呢你~”说完转脸开始看车窗外的风景,不再搭理樱井翔。樱井翔也没有答话。

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松本润轻轻说道,像是喃喃自语一般:

“翔桑,你说,那么多粉丝希望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们真在一起了,是不是也挺好的?”

说完又立即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我在说什么呢哈哈,那样岚不就完了么,哈哈,这种玩笑话说出来都害怕呢。”松本润脸上笑着,眼睛里却深不见底,怎么也找不出一丝笑意。他接着望着窗外,尽管窗外除了拥挤的车流,什么也没有。

樱井翔愣了一下,只能也随着笑了几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剩下车里的音乐,唱着:

Sometimes words don’t say enough,

或千言不足达意,

Sometimes silence says too much,

或万语尽在不言,

You’re too close for comfort but too far to touch.

佳人近之难适,但又远而不及。

You’re brave to fall but too scared to fight.

我们勇毅难倒,却也不敢抗争。

Nothing strange,

世事无奇,

We’re just dancers waiting in the wings,

我们是即将飞翔的舞者,等风来,

Ain’t no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但风来了,里面没有答案。


 ----------------------------------------------------------------------------

之前发了一张夜会的图,有gn说好想知道真的问会怎么样,于是就来虐下。

文笔不好,见谅。


单纯想推荐这首歌 Nothing's Changed,万一虐过头了别介意,现实糖很多,放心磕到昏厥,哈哈。


评论
热度(17)

© Mamamamamatsujun | Powered by LOFTER